罗振宇的第五次跨年演讲

任晓宁2020-01-04 11:39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任晓宁 2019年上海的最后一天是在寒冷中度过的。夜晚接近0度的气温,加上4~5级的偏北风,长三角地区长期习惯温暖的人感到了不适应。

这一点不影响黄牛的热情。晚上7点,上海浦东新区东方体育中心,每走两三步,就有黄牛围上来。

“收票,收票,卖票吗?”看到经济观察报记者手中的门票,一个50岁左右的男士围了上来,记者拒绝后刚走了两步,又一个三四十岁妇女凑过来问。

热闹的场外不亚于有流量明星参加的拼盘演唱会,但场馆内即将发生的,是一个40多岁中年男子的4小时演讲。这是得到创始人罗振宇的第五次跨年演讲,5年前,他夸下海口,要在每年的最后4小时做一场演讲,连续讲20年。

5年前,在歌舞升平的一众跨年节目中做一场演讲,是破天荒。5年后,主打知识性的跨年演讲已经成为寻常。2019年12月31日当晚,除与罗振宇合作的深圳卫视外,东南卫视、优酷也选择了文化跨年。前一天,另一个知识界的大V吴晓波同样做了一场知识跨年。

东方体育中心上中下三个区域,12000人,记者视线所及,座无虚席。现场外,60个得到用户在组织了54个分会场观看演讲,他们一起支持罗振宇。

“我相信大家也不是为了支持他,更多人是说我需要这么一个节点来让自己思考一下,罗胖可能也就是一个背景音,”跨年演讲筹备会上,罗振宇的合作伙伴,得到创始人兼CEO脱不花调侃。

但这场跨年演讲的4个小时里,罗振宇是唯一主角。

“狠人”罗振宇

31日下午6点,得到的运营人员从彩排现场撤退,回到入住的酒店吃饭。有人问:“罗老师现在干嘛呢”,他们笑嘻嘻回答:“背词儿呢”。

5年跨年演讲,今年第一次没有提词器。全场4万多字,靠罗振宇一个人背下来。又有人问:“你们为什么要对老板这么狠?”他们更开心了:“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。”

得到COO马想告诉记者,罗振宇是想摆脱自己对提词器的依赖。之前,罗振宇看提词器时,有人评论说,“眼睛一咪,又要骗我了。”今年,他不看题词器,也不眯眼了。

广告人邱爽给得到的员工、老师、用户贴了一个标签,叫“狠角色”,这不是贬义词,指他们擅长把自己逼到极致,让自己更上一层楼。其中,罗振宇是最“狠”的一个。

一年一度的跨年演讲,是罗振宇的大事件。今年得到内部的跨年演讲筹备会从10月正式开启,同期,罗振宇每天录制60秒的罗辑思维语音,担任《奇葩说》常驻导师,录了一期《吐槽大会》,他觉得还不够,又在2020年启动了一个新的项目“知识春晚”。

脱不花解释过开启知识春晚的原因,在跨年演讲进行到第五年时,已经不需要公司全力以赴,公司一半工作人员就能做这件事了。这时候,他们需要再找一件全力以赴的事。

“你不会觉得累吗?”2019年9月,坐在罗振宇对面,记者询问过他这个问题。

他回答说,“当然累,累的要死”,但这才对,“人死了之后躺下随便休息,那个时候就没有选项了,我现在有选项的时候,当然要把生命的每一份时间和精力榨取出来干活。”他对记者说,他从来都不睡懒觉。他的员工说,他永远是来公司最早的那个人。

12月31日当天,罗振宇中午吃过饭后,连续彩排。直到演讲最终结束,深夜1点左右,他再和几十位跨年演讲20年联票用户一起,吃第二顿饭。

在员工口中,罗振宇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极高的人。这次跨年演讲筹备过程中,得到团队排了一个纪录短片,拍摄者制作视频时诧异的说,你怎么一天比一天瘦?最近几个月,罗振宇每天早上坚持游泳,下午4点后不再吃任何东西。他有个知名绰号“罗胖”,最胖的时候他有240斤,今年,他的绰号名不副实了。

晚上8点半,罗振宇的跨年演讲正式开始。舞台上的罗振宇,随和,笑眯眯,出口成章,谈论中国经济的命脉和国民财富的未来,这和私底下的他不太相同。

马想提到罗振宇一个不太擅长社交的段子,和员工交流时,他的一贯状态是看起来很严肃,皱着眉头,不甚苟同的挑剔者,气氛尴尬几秒后,他会突然回应说,哦哦哦,你刚刚讲的那个观点对我太有启发了!

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说,“我其实特别宅,每天在那里(办公桌)一趴就是一天。”第五次跨年演讲上,他也提到,自己特别不擅长社交——和外界认知中那个央视制片人出身,当热门综艺辩论节目导师,语言表达能力极佳的罗振宇,不太相似。

“罗胖自创业以来丧失了所有的社交生活,他是一个完全不社交的人。”脱不花说。

今年的罗振宇,对自己更狠了一点。他在跨年演讲现场,当着12000名观众立下flag:要在2020年,每个星期约一个和工作无关的人,一起吃个饭,聊个天。

在接近罗振宇的人眼中,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“永远不苟且,永远不妥协,死磕到底,而且很厚道。”第五次跨年演讲总撰稿李南南这样评价。

幕后智囊团

和记者聊天过程中,李南南时不时会走个神,他在“小黑屋”待了两周,出来后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李南南是这次跨年演讲总撰稿。刚刚过去的两周时间,在上海郊区一个酒店小房间内,他的生活只有一件事:调整演讲稿。

十来个人围成一桌,一个人负责打字、投影,把演讲稿子投出来,一句一句地调,所有人都盯着看,看完一段说一段,确定的时候,负责记录的人就把这段话下来。

每天早上九点开始,但几点结束就没准了,有时候可能到夜里一点钟。12月29日,李南南交了最终稿,“憋了十多天,终于可以出去放放风了”,那一刻放松后,紧接着第二天又开始改,“真正截稿是罗胖上台之前那一刻。”

和李南南一起同在小黑屋的,还有梁宁、李翔、蔡钰等,他们中有得到管理层,也有外界知名人士,一起完备这次演讲。

加入得到前,李南南在央视工作。他说,跨年演讲的难度极大,超过他接触过的以往任何形式的电视节目。

第五次跨年演讲和以往形式有所不同。这一次,罗振宇正式推出6个学术团队,针对6个问题形成6个报告。学术团队成员主要是经济学专家,其中中有的团队元旦之后就开始做调研,有的春节之后,在第四季度时,报告基本就位。

1月1日凌晨,演讲结束时,罗振宇再一次单独致谢6个学术团队,当天晚上,他的这些智囊团们坐在台下,听他演讲。

今年是罗振宇第一次大规模借助外界的力量。李南南解释背后的逻辑:“不管你喜欢不喜欢、愿意不愿意,今年大家关心很多问题,不管个人还是环境,必须很正面、很硬核地来回答这件事。要给信心,必须用事实说话。所以必须得有学术界的力量参与,才能完成这件事。”

智囊团们也从中获益。演讲当天,6份报告上线。第三天,得到APP内畅销榜前6名,仍然是这6份报告。排名第一的是香帅的中国财富报告,定价99元的课程,有54388人正在学习。

经济学家、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何帆2018年开始和罗振宇合作。2018年12月31日的跨年演讲上,罗振宇推荐了何帆的新书《变量》,上线两天销量破10万册。何帆也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:30年要出30本书。他是罗振宇的深度合作者,今年跨年演讲,罗振宇推荐了他的新书《变量2》。

跨年演讲是被罗振宇发掘的新市场,到了第五年,这个市场竞争日渐激烈。31日晚上,记者就看到3场知识类跨年。2015年第一年,罗振宇帮助深圳卫视夺得收视率第一,今年跨年后,收视率不及第一年。不过,罗振宇的百度搜索指数又一次达到新高。

死磕20年

1月1日凌晨1点,上海温度下降到0度左右。挂着胸牌的得到工作人员围着大巴车,在寒风中大声喊,“20年联票,20年联票的上这辆车”。

一个看起来不到20岁的年轻小伙上了车,几分钟后,一个年纪更小的女孩也上车。他们是售价4万元的20年联票用户,接下来15年,他们非常有可能继续出现在罗振宇的演讲台下。

按照以往惯例,演讲结束后,罗振宇和几十个20年用户一起吃饭,再聊一聊彼此这一年。

2015年第一次跨年演讲,罗振宇推出了20年联票。这是一种承诺,他要连续演讲20年,最后一年是2034年,那年的罗振宇,61岁。

他能做到吗?李南南对此毫不怀疑:“他肯定能做到。”为什么?“我见着他这么长时间,他说过的话没有一句不算数的。我倒不是捍卫什么,确实是过往经验是这样的,而且这件事没有理由不做20年。”

李南南算是罗振宇一手带出来的徒弟,他眼中的罗振宇,永远是能兜住最后一道底的角色。担任罗辑思维策划期间,罗振宇坐他对面,稿子写不下去时,罗振宇说一句,他敲一句,说一句、敲一句,这样当天把稿子全部敲完。

“他最好的一点是,他不会逼着你说一定把这个事干出来,而是他永远会替你把这个事干出来。”李南南说。

罗振宇自己也不怀疑自己。“我说60秒语音我要发10年,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我要做20年,我专注在一条赛道上,这可能既是能力缺陷也是过度承诺的一个必然结果,但是现在回头看,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。”

他说,自己不是一个特别有才华,或者说特别有想象力和社会能量的人。但他毅力惊人,每天早上一条语音,他坚持了7年。“每天60秒,没有一条大家觉得特别好,成为一个爆款,不存在。我每天收听数据极其稳定,就那么一群人,就他们在听,通过坚持就可以变成现象。”

12月31日当天,得到12000名忠实用户从天南地北,来到上海演讲现场。这是罗振宇提供给用户的一种强烈仪式感。“我觉得它会让3000多万的得到用户在这一天看到彼此、同频共振,”李南南说,这是一种彼此认同、彼此看到的共同体感觉。

演讲不是终极梦想

跨年演讲第五年,罗振宇又给自己施加压力,在2020年推出知识春晚。这个点子是今年4月罗振宇提出的,脱不花听到后一直不吱声。罗振宇再次提起后,脱不花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你别吹牛又干20年,咱们能不能一年一年看着办。”罗振宇答应了。

跨年演讲进入第五年,罗振宇的忠实用户也需要更新鲜的形式。罗振宇视这些用户为一群战士,他对记者说,他们随时需要装备,需要应对这个世界全新的挑战和解决方案,而未来,“面对人的所有挑战,几乎都来自于知识,也只有知识是解决方案。”

罗振宇出身普通家庭,他刻苦努力,考上大学、研究生,考进央视,成为制片人,辞职下海创业提供知识服务,他受益于知识,通过知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对于知识的能力,他始终相信。

罗振宇提供的知识产品也不断变化。从视频脱口秀,微信语音,到上线得到APP,举行跨年演讲,再到推出线下大学,举行知识春晚……他说,就是随着时代前进,按照最新的技术条件去做那个时代的知识产品。

2019年下半年,得到公司例会中,得到大学相关事宜占据一半以上比例。不认可罗振宇的人,认为他在贩卖焦虑,认可他的人,线下报名三个月1万元的得到大学,并且在跨年夜组织学员一起听演讲。

得到APP不是罗振宇最终知识服务的形态,“我们想做的事就是做未来大学,得到APP只是一个线上的校门,加上半个音像出版社,它远远不是这个大学的全部。”

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为《经济观察报》社原创作品,版权归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所有。未经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。版权合作请致电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TMT新闻部记者
关注并报道TMT(科技、传媒、通信)领域重大事件,擅长行业分析、深度报道。
联系邮箱:renxiaoning@eeo.com.cn
微信号:457997197